开山岛上一昼夜:我们的一天,他们的32年

首页

2018-10-16

通往灯塔的这段台阶,是王继才和王仕花走得最熟的路。 一走,就是32年。 图为王继才牺牲后,王仕花继续巡岛。 本报记者张雷摄开山岛上一昼夜■解放军报记者宫玉聪安璐璐特约记者徐殿闯9月1日14:30开山岛码头一场台风刚过,下一场台风即将来临。

码头边,毛毛和小白早早地蹲在那里,等待着王仕花的归来。

这两只狗,自出生就被王继才带到了岛上。 远远的,一排排依山而建的石头房子进入记者视野,一面飘扬的五星红旗格外醒目。 看到迎风招展的国旗,正在驾驶渔船的船老大包正富告诉记者,以前每次打鱼路过开山岛,只要看到国旗升起,渔民们都会说,老王又在跟我们打招呼了。

渔船停靠码头的过程并不顺利。 在岸上看着风不大,可是海上的风浪颠簸得渔船就是靠不上去。 在绕行调整了几次后,船舷重重地蹭在码头上,被撞出一个凹坑。 总算上岸了。 开山岛距离大陆只有12海里,为什么登岛却如此艰难?船老大包正富告诉我们,这一个月来,他接送了不少记者到开山岛采访,由于受气象、风向和潮汐影响,其中有的等了好几天都没上去。 就在我们出发的当天,4名上岛采访的当地记者刚搭乘路过的渔船回到岸上。

此前,他们已经在岛上被困了两天两夜。

3名民兵早已整齐列队,等待渔船靠岸。 不知何时,王仕花已站在了船舷边。 看到眼前的这座小岛,她原本黯淡的眼神一下子有了光彩:这是她和王继才守护了32年的岛,是他们生活了32年的家。

登上码头,凭栏远眺。 曾经,王继才和王仕花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是这个码头上的一道独特风景。

许许多多的人曾上过岛,王继才夫妇也无数次地早早等在这个码头上,把最真诚的笑容留给来往的过客。

当客人们离开后,小岛恢复了安静,留给这个码头的就只剩下深深的孤独。 如今,这道风景再也看不到了。